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七郎 / Seven Liu

科学与艺术,恰如人生中的红颜知己。 本博内容保留所有权利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不堪入目的淫乱 ——评《舌尖上的中国》  

2012-06-10 03:01:28|  分类: 洗洗睡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连日阴雨,天气燥热,食欲不振,有些消瘦。

洗完衣服已过八点,烟盒空了,出去采购了一梭子。

在潮湿的空气里,仿佛烟都不愿意燃烧。到处都是湿漉漉的,无处可逃,信步向南,然后向东,愈走愈累,愈累愈不想回头,索性将旧雨伞丢进垃圾桶。甩开胳臂,直接走进雨里。怎么都是个潮湿,不如彻底湿透。

子夜时分,回到房里。把一盆冷水从头顶浇下,然后瘫倒在躺椅里,胡乱点屏幕上的视频节目单,蹦出《舌尖上的中国》。

听别人说起过这个节目,我很不喜欢这个名字,因为对于味觉的分辨,小时候家族里面都说我最敏感,是典型的馋猫或者吃货,而以我的经验,舌尖并不敏感,因为舌头的前半部分最先感受的是食物的冷热,后半部分感受的才是味道,而我自认为舌根的感觉才是决定性的。

尽管小时候几乎整个家族只要有好吃的,总会留一份给我,但长大后,我并不喜欢在食物方面做任何的研究和探索。首先我拒绝下厨房,因为厨房会毁掉一个男人所有的优秀品格,这是我的一个美女语文老师说过的话,多年我一直铭记在心。然后,我的食谱极为有限,除了孔子的规则以外,复杂的食物不吃,动物的头不吃、内脏不吃,爬行类动物不吃、两栖类动物不吃、昆虫类不吃......有一段时间,曾连续几个月只吃一种食物,因为简单。也曾在出差南方某城市的一天半里连续吃了四餐肯德基,且其中之三餐吃得都是“吮指原味鸡胸脯”,因为它骨头少,可以5分钟内吃完。

我的另一个语文老师,男老师,当年年纪和我今天差不多,曾经说过,女人如果抓不住老公的胃,就抓不住老公的心。这句话我也记在心上,当然他不是在课堂上说的,他们同事几个在课间吹牛,被我听到了。我的理解就是,做饭实在是贤惠女性之必修功课。就如《浮生六记》中的芸,把粥藏起来留给未来老公,而让堂兄饿肚皮,所以两人一生琴瑟和鸣,虽有磨难,亦算神仙眷侣。因此做饭这件事,就是家庭中的偶尔可以拿来偷偷一乐的事情。

这偷偷一乐,意味着社会和谐、和谐社会。

可惜现在女性解放了,不用做饭了,很多家庭是全家出去下馆子,而且有可能是3口人分开去两个不同的馆子。当然了我们家也这样干过。这是什么社会啊?

满街的饭店。

厨房一尘不染,太太指甲油闪闪发光,老公肚子咕咕叫,然后努力想今天下那一家馆子,即可满足口腹之欲,又不至荷包受累。如此岂能和谐。

 

以本人之见解:私房小菜,吃的是个心情,须简单明了,凡美味不可用其极致,极反无味,舌根亦会麻木也。凡事细水长流,方能长久,变化是必要的,但不宜过于频繁,不宜过分工于心计。能于家常便饭之中,偶有惊喜,善之善也。

 

吃饭这件小事,不宜过于用心。须知做饭亦属隐秘之事,能有几本食谱行于世上,配以真彩图片足矣。何须如此以高清摄像机捕捉每个细节,每个过程?如此赤裸裸、袒呈相见、纤毫毕露,实在是太过分太过分,看上去很美,而韵味消逝殆尽,这电视节目的名字也够骇人听闻,居然用了人体的一个器官的一部分来修饰、界定“中国”两个字,能和《舌尖上的中国》平分秋色的电影名字恐怕就只有《感官世界》了,过分谓之淫,举国过分堪谓之淫乱,况且《舌尖上的中国》是在“毒食品”层出不穷的当下推出的。

日本人拍摄的《感官世界》是描写变态的色情, 中国人拍摄的《舌尖上的中国》则堪称食物的淫乱,这两个东方强国,还真是各有千秋。

餐馆厨师多是肥头大耳的老爷们儿,若想想那些精致菜肴出自他们之手,虽是美味,我心里也会大大的不爽也。多年之前曾有佳人,给我煮过一碗玉米排骨汤,从那以后,就再没有哪一碗汤能够得上一个“鲜”字,味道是幼年的擅长,而成年之后,味道就是只是内心深处的记忆了。

这片子实在没法看,不堪入目,我要喝点雪碧,晶晶亮,透心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