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七郎 / Seven Liu

科学与艺术,恰如人生中的红颜知己。 本博内容保留所有权利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班门弄斧:解答米兰·昆德拉出的难题  

2012-07-11 00:03:44|  分类: 拼命找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班门弄斧:解答米兰·昆德拉出的难题 - 七郎 - 七郎

 

(本文乃向韩少功、许钧两位老师致敬之作)

 

夜里闲来无事,比较阅读米兰·昆德拉的成名作,左手韩少功译的《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》,右手许钧译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》。就书名的不同,各种辩论颇多。

这本小说以捷克语写成,它使昆德拉成为当世上最伟大的作家。

韩少功版译自美国人海默从捷克语翻译的英文版本《The unbearable Lightness of being》,而许钧版据说译自带有昆德拉修订手迹的最新钦定法文版。
韩少功所用的海默版本,当时也是应昆德拉的请求而翻译成英文的。英文版和法文版的区别大概在于,昆德拉生活在法国,后期转而使用法文进行创作,所以法文版应该更接近昆德拉所思所想之本意。

据说这本书在上个世纪80年代,曾在中国知识分子中风靡一时,那时我还很小。到90年代末,有一位朋友介绍这本书给我,跟我讲故事背后作者想要表达的内涵和寓意。我当时读过之后,感觉就如同另一个读者所坦白的那样:“可能是我太肤浅了,书中的故事,我用一句话概括,就是一个男人和两个妻子以及许多女人的故事,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我没有看明白,是不是我这个人太浅薄了?”区别是,我既没有坦白,也没有谎称读明白了。

时下中国知识分子对这本书的态度早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,他们这本书的态度是典型的断章取义且始乱终弃。当然,我不是知识分子,我除外,还可能因为我除了不喜欢政治,还觉得《Playboy》是本不错的绅士杂志。十几年过去了,我还有趣味再次阅读,足以说明,我确实没有像那些知识分子前辈那样,始乱终弃它,我虽然喜新却绝不厌旧。

除了翻译所用外文版本的问题,还因为昆德拉出的难题:一个旅居法国的小语种作家,写一个流落他乡的故事。他的作品从一开始就是以不同的翻译版本存在的,这是一种尴尬也是一种无奈,况且从书名开始,就涉及哲学问题。

韩少功在与许钧的对话中提到,昆德拉在一片文章中说,The Unbearable of lightness of being中的being,既不是existence(一般汉译为“存在”),也不是life(一般汉译为“生命”);看来他颇受现象学影响,要跟我们玩一把现象学了,那么我一时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译。总不能译成“在的不可承受之轻”或者“不可承受的在之轻”吧?那还是中国人的话吗?

现在的问题是:昆德拉如何理解Being,existence和life这几个英文单词。他的理解是否本身就存在着先天的偏差,然后在表达上再次出现偏差?

先说存在,存在与本质相对,存在主义哲学的基本观点之一是:存在先于本质(Existence precedes essence)。人一生下来,他没有本质,本质是后天的,是通过人的意识自由选择的,正因为人的自由选择,所以人的本质并不固定,今日之我已非昨日之我。意识的选择是很纯粹很个人的事情,每个人的选择都不相同,所以人的本质也各不相同。

再说现象学,phenomenology,它不是一套内容固定的学说,而是一 种通过“直接的认识”描述现象的研究方法。它所说的现象既不是客观事物的表象,亦非客观存在的经验事实或马赫主义的“感觉材料”,而是一种不同于任何心理经验的“纯粹意识内的存有”。

所以,我认为being是一种直接认识的being,它存在于意识之中。既然它不是客观的existence,那么就应该是意识中的,即主观的essence,亦即“本质”。

这是昆德拉出的最大难题,其实也不必翻看哲学书,词典或许已经给出了答案,注意红色标出的部分:

先看最简单的一本,很多美国小学生的第一本词典,麦克米兰英语词典(Macmillan English Dictionary),其间中文为笔者信手所加:
being 
be·ing noun
1 [count可数名词] a person  人: HUMAN BEING:
We are social beings as well as individuals.
      1a. a living creature 活物:
           a being from outer space
      1b. a spirit or god 灵魂或神:
           their belief in the supernatural beings that surrounded them
2 [uncount 不可数名词] MAINLY LITERARY the deepest and most essential part of someone's individual character 文学语言,某人个性上最深刻最基本的部分,这不就是本质嘛!:
           an idea that shook her to the very core of her being
           come into being
     to start to exist 存在之开始(被意识到了才算):
         
 at the moment when the Earth came into being

 

再看看英汉双解的网上词典“译典通”

Being 
名词 n.
1.存在;生存;生命[U]
     When did the universe come into being?
     宇宙最初是何时形成的?
2.生物;人[C]
     Has anybody ever seen any beings from outer space?
     有人见到过外星人吗?
3.(常指有生命体之)本质[U]

我想昆德拉的英语不会太好,这两本简单的词典应该足够了。我断定昆德拉的being,不是存在,而是本质,漂泊行踪的Being,今日之我已非昨日之我也。

 

再说lightness,名词,轻。
大概这个词超过了美国小学生能够理解的程度,麦克米兰词典上找不到,我们看看韦氏大学词典(Merriam-Websters Collegiate Dictionary ),其间中文亦为笔者信手所加:

lightness   n.
Function:   noun 名词
Date:         12th century  生于12世纪

1 : the quality or state of being light especially in weight 质量或状态意义上的轻,尤指重量。
2 : lack of seriousness and stability of character often accompanied by casual heedlessness 缺乏严肃性且不稳定的性格,常伴之以没心没肺
3 a : the quality or state of being nimble 质量或状态意义上的灵活   b : an ease and gaiety of style or manner 轻松、快乐的风格或方式
4 : a lack of weightiness or force : DELICACY 失重感、无力感, 娇弱

 

最后看一下故事情节,昆德拉是在同情还是责备?抑或两者兼而有之?还是给出的一个断语或者结论?

外科医生托马斯,他爱上餐厅女侍特丽莎并取其为妻,这虽然违背了他的外遇守则,但他灵肉分离的想法丝毫没有改变,依然游移在情妇之间。特丽莎离开了他,这第二次婚姻也失败了。托马斯既渴望女人又畏惧女人,因此研究出一套外遇守则来应付他众多的情妇,这套守则当然是“没心没肺”的。

画家萨宾娜,曾是托马斯的情妇之一,也是特丽莎妒忌的对象。她一生不断选择背叛,选择让自己的人生没有责任而轻盈的生活。她讨厌忠诚与任何讨好大众的媚俗行为,但是这样的背叛却又让她感到自己人生存在于虚无当中。

生命中有太多事,看似轻如鸿毛,却让人难以承受,这不就是小说给出的生命本质吗?。

综上所述,being,是指生命的本质,是意识中对生命之理解。而lightness则是一种飘忽不定、无法捉摸、无法把握的感觉,找不到着力点,一种内心深处的无力感、失落感,是漂泊异乡的心灵幻灭,是无根、无处寄托,是支离破碎的虚空

 

所以如果换做我,大概会这样翻译:

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= the unbearable hollow feeling of essence = 不能忍受的本质上的心中没有着落的感觉

加以简化就是: “无法忍受的虚空本质”  抑或是“本质上无法承受的虚无”。

(以上狂言,均是基于英文,我不懂法语,更不可能懂捷克语,懂法语的朋友可查一下法语词典,看看是否可和我的观点相互印证。)

作为小说的书名,"生命"或许更加形象,更富于感情色彩,但being确如昆德拉自己所说,不是存在,但我认为它既是生命,又不是生命,乃是生命的本质

至于韩、许两个书名的优劣高低,在我看来没有什么不同,不必争论,论点不对。

类似的,林语堂的那部大作,你说《京华烟云》和《瞬息京华》哪个好?只可惜昆德拉没有像林语堂那样,先建议郁达夫说,似可译作“瞬息京华”,后来又说“京华烟云”亦不失原意也。

如果你现在问我,读懂了昆德拉的故事没有?我还是决定,我不告诉你,因为我不是知识分子,我说不出来。但两个译本,我都喜欢。你的懂我的懂他的懂,大抵不同,懂与非懂,又有何意义?

你若不想忍受,或者不能承受,边看书边思考的辛苦,那么找电影《布拉格之恋》感觉一下算了,或许,那样可以更快的感觉到其中的哲学意味,即使看三遍也比看书快,以我的经验吗,看懂这样的电影都至少需要三遍,比如王家卫的《东邪西毒终极版》,我在看了三遍之后,还是只理解了一点点皮毛。但电影之于小说,又何尝不是另一种翻译,有多少偏差,亦未可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7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